yidesai

爬墙了爬墙了(。

冷星/The Cold Star 【Vader/Padme】 04-05

04

“所以…”帕德梅瞪着眼前沉默的西斯,“两艘飞船都已经彻底损毁?而你受了伤,并在建议我和你一起去寻找共和国留在霍斯的前哨站?”

R2绕着他们焦虑地转圈,不时发出一两串尖利的呜呜声表示不赞同。

维达没有回答,深黑厚重的头盔似乎是为了遮掩一切不必要的神情而特意戴上的。西斯的呼吸声缓慢,沉静,她知道他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她却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帕德梅被他逼得有些懊恼。

“R2。”她呼唤着小机器人,低头前又瞪了一眼维达。她当然没法去确证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受了伤,但她得确定一下奥德兰飞船究竟还有没有救。毕竟她只是议员,她也从不曾像安纳金那样精通各类机械的原理。

她又一次想到安纳金…她似乎总是想到安纳金。而安纳金——不管他是否在她身旁——似乎也总是有办法让她不由自主地想着他。

帕德梅微微摇了摇头,试图将这些想法驱逐出去。她弯下身,拍了拍小机器人的铁皮脑袋,“告诉我,”她柔声问,“飞船的通讯设备真的修不好了?”

宇航技工机器人用一串失望而诚恳的滴滴声回答了她,然后它转向西斯,发出一小段听起来极为粗鲁,像是气闸排气与维修设备丁零当啷声混合在一起的噪音。帕德梅眨了眨眼,她大致听得出来机器人前半段的陈述是对她刚刚问题的确定性回答,后半段似乎更像是一位刚刚被迫失业的贫困维修工对生活发出的愤怒辱骂。

“注意你的言辞,朋友。”她温和地说。然后她直起腰微微仰起头,用毫不掩饰的怀疑眼神打量着西斯。维达僵硬地站在距她几步远的位置上,她有些迷惑,他在她的充满疑虑的瞪视下看起来竟有些无措,笨重头盔下的脑袋垂下来一点,不知是在望着她,还是在看着地面。

帕德梅打量着他们身处的这个冰窟。霍斯星系遥远恒星的微光从头顶的洞口落下来,冰洞中的光线不算明亮,却也不算昏暗。她试着回想坠机时的片段,却焦躁地发现她对那段记忆的印象似乎只剩下了空白。她暗暗感激着小机器人的英勇,但心中对维达的出现却依旧茫然,至少,更多的是难以理解的迷惑。

维达忽然打断了她的沉思。西斯开口的声音透着一丝犹疑与干涩。

“…我们无法撑过霍斯的夜晚,”他转过身去不再望着她,“我们必须尽快出发。”

他说,我们。

帕德梅讶然。“你认为我会选择相信你?”她反问。

他偏过头打量了她一眼,帕德梅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维达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僵硬着,头盔下的眼睛不露出丝毫的情绪。

 “我的确未曾去过霍斯前哨站,”他似乎放缓了语气向她承认,帕德梅不明白维达的声音听起来究竟在忍耐着什么,“…但原力会做出指引。”

 帕德梅叹了口气。这西斯到底有没有脑子?

 “我毫不怀疑你对原力的信任,”她尽可能让自己听起来对他充满耐心,“我也毫不怀疑前哨站就在霍思星上的某处。”帕德梅皱了皱眉,“我只是好奇…一个西斯为什么非要带着共和国的前议员一起走?”

 她大概是把他问住了。维达愣住了一瞬。他转过身,眼睛从浓黑空洞的目镜后看着她。

 “因为并不只有你一个人想杀掉皇帝。”

 维达的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夹杂着疲倦与释然的平静。

 


 

05

 “难以置信。”帕德梅摇着头低声说。

 维达与她一前一后地跋涉在霍斯荒凉的冰原上。行星上的雪很厚,她的速干短靴几乎完全陷在雪里。帕德梅低头看了眼下半截拖在雪里浸得湿透的披风,将它裹紧了些。

 不到半个标准时之前,西斯背着她,以一种在她看来完全不像是受伤的人应有的稳健姿态爬出了冰洞。她不由得再次对他产生了一丝怀疑。帕德梅伏在这家伙背上,手臂不知所措地搂着他的脖子。

 他揽在她腿侧的手微微收紧。

 帕德梅垂下目光,为自己与维达间亲密的接触感到一丝异样的情绪。她偏过头,从他们身旁掠过的风声掩盖了维达的沉重的呼吸与她稍稍急促的喘息。

 冰洞显然阻隔了肆虐在霍斯星地表的大部分狂风。视野所及之处,永冬的星球封冻在浓厚的雪层下。沿着地表缓慢移动的风暴裹挟着细密的雪粒,云层下的虚空显得浓稠而阴冷。

 当他们终于到达冰洞上方的地面,维达在雪地里站定,帕德梅等着他将她放下来。

 但这家伙揽着她大腿的手完全没有打算松开的迹象。

 她挣了挣,但西斯看起来不为所动。帕德梅懊恼地意识自己肯定红了脸。

 “我得下去!”她不敢放开自己依然环住他脖颈的手臂。他太高了,他背着她,她根本没法安全地下来。风呼啸着刮过她的耳际,她几乎听不到维达的呼吸声。于是帕德梅猜想他根本没听见自己的要求,她只好忍着一丝恼意,倾身一点,尽力凑近他的头盔,“你得蹲下来点!”她几乎是吼出来的——自从少年时代步入政坛以来她还从没有这样尽失风度地大声吼过——她的声音几乎立刻就被吹散在狂风里,“你得把我放下来!”

 维达没有动。她以为他依然没能听清,她不安地动了动,试着挣扎着跳下来。维达几乎是立刻收紧了那只从背后揽住她的手,手套粗厚的皮质无意间蹭过她腿上的布料,那处寸许的皮肤隐隐透着令人心悸的热度。

 仿佛是终于感受到了背上还有一个人,她终于听见西斯嗯了一声。闷闷的声音透过他宽厚的背,带动了胸腔微微的震动。她伏在他肩上,听见心脏在他身体的深处像某种拥有真正生命的东西一般跳动着。她有一瞬恍惚,隔着重重的雪幕却望见了湖居外春日的山坡,有人伏在年轻绝地的肩上,“安纳金,”还穿着礼服的纳布议员被他闹得笑着喘不过气,“安纳金,快放我下来。”

 她呼出的白气在他肩头凝结成细小的白霜。异星的寒冷忽然就变得令她难以忍受。

 维达弯下身,松开了手,帕德梅从他背上滑下来,落在雪地里的时候脚稍微踉跄了一下,她晃了一下方才站稳。西斯却已转过身,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几秒。

 “慢点。”

 她只来得及捕捉到一声柔软的叹息。那句她没能听清的话大概已是被风吹散了。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