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巴与埃德加

爬墙了爬墙了(。

冷星/The Cold Star 【Vader/Padme】 08

08

入夜后的狂风钻入洞口,摧枯拉朽的寒意撕扯着并不安稳的睡眠。

异星的雪粒穿过冰凉的空气吹落在她脸颊边。帕德梅将维达的披风裹紧了一些。浅眠时断断续续的梦在她呼吸产生的白雾中渐渐消散了。她从温暖衣物的缝隙间探出头,望了一眼洞口的方向,光剑能束的暗红色因距离而变得柔和。

维达背对着她,面朝着霍斯寒夜下的雪原站在洞口。卸下披风的西斯同白天相比似乎有些陌生,几近隐没在夜色中铁铸般的背影却模糊的熟悉。

她探了探挂在腰间的爆能枪,裹着披风站了起来。

大约是听到了她起身的声响,西斯微微动了动,却没有回头。R2沿着洞中不太平坦的地面朝她滑过来,小机器人在絮絮说着什么。帕德梅安抚地摸了摸小家伙的顶盖。

“它在外面。”当她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维达简短地说,“离我们不远。”

帕德梅辨别着风中的呼啸声。“你认为那是什么?”她望着洞外深重的夜色忧虑地问。

“…有许多种可能。”他低声说。面具口栅处呼出的白雾被风吹散了。

维达似乎没有动作的打算,依然铁塔一般地站在洞口。她侧头看见凝结在他胸前的一层白霜。

…他站了多久了?

“我和R2守着,”她在洞口侧面找了个稍微避风的位置,艰难地试图脱下他借给她的披风,“你去休息。”

西斯垂下头看着她,仿佛是在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着她被缠在他披风下的模样。

“毫无必要。”他又转回了头。面具下的声音平淡的近乎冷漠。

她有点气结。为的是他不可理喻的固执。

“我们可以轮班守夜。”她尽量温和地说,“你得休息。”

“西斯不需要休息。”

她呆了一下。她简直拿他没办法。

“义军不会这样不近人情。”她叹了口气,终于脱下了维达宽大的惊人的披风。黑沉沉的面料从她手中垂下来。“西斯都喜欢黑色吗?”她讽喻地问。

维达却没回答。在她所能反应之前,他的手已将她拉到身后。

“来了。”西斯平静地说。他放开了握紧她小臂的手,高大的背部却依然挡在她面前。

帕德梅扔掉斗篷,动作敏捷地抽出爆能枪。R2低声鸣叫着靠近他们,小机器人探出一两条机械臂,小心翼翼地试图帮忙。

她朝小家伙挥了挥手,示意它离他们远一些。

“去躲起来,”她朝机器人低声喊道,“R2,别碍事。”

小宇航技工发出震惊的滴滴声。它受伤地退后,嘟囔着自己的语言滑进了山洞深处。

维达侧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面具下粗粝失真的声音隐约带了一丝笑意。

“调至击杀档。”他说。回应他的是帕德梅档位调节成功后的轻微咔哒声。

洞外风雪的呼啸声似乎因某种缓慢逼近的庞大物体而减弱了。她屏住呼吸,维达放轻了很多的呼吸声吹拂在她耳畔。视线之外依然是一片沉沉的浓黑,一团模糊的影子变换着形状。

帕德梅跟着西斯朝洞内缓慢后退。

光剑的红光照亮了巨兽探入洞穴的丑陋头颅。那生物的眼睑从下往上翻起,窟窿般的眼中倒映着剑刃的红光,皱缩塌陷的鼻子因嗅闻的动作耸起,被絮状长毛包裹的颌部并排着六枚扭曲而交错的裂状犬齿。

帕德梅举起手中的爆能枪。

一头万帕冰兽。

它头和背上还积着雪。发现穴窝遭到闯入的巨兽发出一声暴躁的吼叫,张开的獠牙间喷出夹杂着寒冷与腐烂的气味。

暗红色的光弧划过洞内的昏暗劈向巨兽的头部。帕德梅几乎是瞬间就闻到了毛皮烧焦的臭味。那生物却被激怒了,直立起上半身,庞大的身躯封死了洞口,也堵住了交战的空间,漆黑可怖的眼珠却被帕德梅手中高举的枪管吸引了视线。它抬起一只被厚厚长毛覆盖的长臂,末端锋利的钩状手爪从半空中横扫下来,西斯突然转过身,帕德梅被一股大力猛然推倒滚落在地上,爆能枪几乎她从手中被摔落,意料之中头部撞击地面的疼痛却没有到来。西斯的手从她脖颈后揽过,护着她后脑的部位,垫在她与地面之间。

巨兽挥出的手爪落下,帕德梅听见衣料撕裂的松脆声。西斯覆在她身上的躯体微微绷紧。

他支起身一点,冰凉的面具贴在她脸侧,光剑狼狈的握在手中垂在地上,烧出一道焦痕。

西斯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尚未来得及同他道一声谢,便扭过头找回目标,抬起手腕对准那巨兽露出的胸口完成三个连射。

爆能枪的光束准确地击中了那生物。巨兽痛苦地直起身,嘶吼着发出令人胆寒的鸣叫。西斯用手肘撑起自己,从她身侧利落地翻起身,张开的掌心呼唤着原力,再次握紧了滚落在地的光剑剑柄。

帕德梅坐起身,退后了些,看着暗红色的光束喷涌而出。更像是某种兼具隐忍与灼怒的暴风,维达的剑刃只在野兽咆哮的喉部停留了一瞬,光剑能束喷出的热度燎烧着冰兽杂絮般的灰白长毛。万帕冰兽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嚎,那巨大的生物的头颅睁着眼滚落在了地上,残躯像山石一般轰然倒地。

剑刃光弧的深红色仿佛依然残余在她眼中。

维达稍稍站定,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她的目光仍久久落在他握剑的右手。

那身影仿佛僵住一瞬。

帕德梅不知该如何不着痕迹地移开自己复杂的眼神。

“是很不错,”她依然半坐在地上,喘着气笑了笑,望向他的眼睛却是温柔的,“…不过我见过更好的。”

他默不作声地朝前一步,伸出手,她拉住他的手借力站起来。

“你受伤了?”她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听到的撕裂声,便要绕到他身后查看,他下意识地拉住她。

帕德梅抬头,带着一丝疑虑探寻地望着他。西斯犹豫着,终于还是放开了她的手腕。

她轻拍着他的手臂让他转过身,很自然地接过光剑打着光照着维达的背部。暗红的光线并不算亮,她只能看见衣物上几道深深的抓痕,衣料的边缘似乎翻了出来。她探出手仔细地检查那里,却似乎并未见到明显的伤口或是泛出的血色——也或许是血痕融在了黑衣中。黑色总是隐忍的颜色,裹藏了伤口,裹藏了不在意的疼痛,裹藏了在意的眼神。

她指尖轻抚过那处的裂痕。西斯绷紧的背部忽然便微微僵住了。

“似乎没有事…”她埋头细看,声音里透着一丝关怀的担忧,“…疼吗?”

维达没有作声。他不动声色地轻轻挣脱开她。帕德梅放下了手,他转过身低头看着她。

“西斯没有感受。”他低声说。

她瞪着他。洞外风声呼啸,万帕冰兽的尸体横陈在洞口边,倒是帮他们阻隔了些许寒意。R2从黑暗中滑出来,一只机械臂上拖着她刚刚扔掉的那件斗篷。

帕德梅叹了口气,从小机器人手上接过维达的披风,向他伸出去的手却又犹豫了。

西斯看着她,面具倒映着黯淡的红光。他走到洞壁边的位置,靠着墙坐下来。光剑斜放在手边。

她拍了拍机器人,“去洞口守着。”她温和地低声说。R2愉快地吹了两声口哨向她致意,转动着蓝白色的脑袋驶向下半夜的岗位。

仿佛是危险结束后才终于感受到一丝难得的睡意,她不由得抬起头微微打了个哈欠,生理性的眼泪立刻充盈了干涩的眼眶。她低下头,尴尬地注意到西斯望着她的眼神。

“你需要休息。”他面具下失真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关怀。

她点了点头,抱着揉皱的斗篷走到他身边,抖开披风裹住自己,贴着洞壁坐了下来。

刚刚用过的爆能枪还未改换档位,被她放在身体稍前的位置。维达探身捡起来,举高了些,似乎在借着光线打量枪体。

“共和国时期的式样。”西斯的指尖摩挲过凹陷在枪身尾部的制造编码,“改造过?”

“我们拥有很多杰出的工程师。”她疲倦地回答,“节约起见,旧的型号更便宜,也更安全。”

他看起来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

“纳布王室的铭文,”他指出,或许是她的错觉,西斯的语气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也许你只是舍不得旧枪。”

“也许。”她笑着说,“不过也有很多绝地一辈子用着同一把光剑,”她语气轻快,“…除了那些特别爱弄丢的。”

西斯不置可否。他把爆能枪还给她。她接过枪身,指尖碰到了他被衣料包裹的手。

指尖相触的瞬间,她微微垂了眼睛,目光徘徊在他的手上。

“你是怎么成为西斯的?”放下枪的时候她忽然问。她的语气没带几分好奇,倒有些平静得过了头。

维达却似乎早已料到她会提这个问题。面具转向了另一边,粗糙沉重的呼吸回响在昏暗的山洞中。

“已经忘了。”他轻声说。

帕德梅慢慢蜷起膝。她有些冷,她伸出手臂环抱住双腿。

“没有哪个绝地会忘了自己是如何变成西斯。”她摇了摇头,轻呼出一口气,看着白雾消散在她身体散发出的暖意里,“就像没有人会忘了共和国的民主是如何走向专制。”

他侧头望着她,注视着她的动作。

“帝国不好吗?”西斯犹豫着伸出手,帮她把披风拉紧一些。

“除非你喜欢亲吻枷锁。”她抵着洞壁微微瑟缩了一下,仿佛是在逃避与他的接触,但终于还是放松下来。她扭头看了眼他的头盔,声音忽然变得低落,“…而你已经在这样做了。”

西斯的手停滞在半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收回去。

“人人都只是另一种事物的奴隶。”他嘲讽地说,帕德梅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义军,”维达的呼吸平静而粗重,“也不过是自由的奴隶。”

“而你也不过是黑暗面的奴隶。”她反唇相讥,“所以又为何背叛你的皇帝呢?”

西斯沉默地注视着,她似乎感受他面具下的眼睛与她质询的目光交汇了。

“…因为命运又一次掌握在我手中。”

维达的声音依然粗粝低沉,每一个字都像一台精密机器沿着一条早已设定的轨道发出的失真的人造音,像一声又一声黑暗中的叹息。

她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某种情绪带着她所听不到的轰鸣声,一点一点流进那个如同生命般不断跳动的部位,盛积着冰凉而酸涩的涨痛。

命运…她张了张口,却被苦涩的无力感攫住,她想试着告诉他…命运一直掌握在你手中。

她缓慢地朝他靠近了些。她的手臂贴着他的手臂,她的体温贴着他的体温。

他的肩膀朝她倾斜。他的肩头放低了些。她侧着头安心地靠上去。

他收起了光剑。红光熄灭在短促的嗡嗡声中。她的眼睛再一次失焦在昏沉的黑暗里。温暖的掌心滑过她微微蜷起的背部,轻柔地落在她腰间。不容抗拒的力度,隐忍的,颤动的,温柔的,千言万语亦将化作无声的。

他就在她身旁。

这个想法令她安心。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