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巴与埃德加

爬墙了爬墙了(。

冷星/The Cold Star 【Vader/Padme】01-03

冷星/The Cold Star

题文无关:音乐剧路二的Kalte Sern前奏总是让人想起Anidala的主题Across The Stars(。

设定背景大概是EP3的帕德梅逃离了穆斯塔法。只是欧比旺不曾告诉她,安纳金没有死在共和倾覆帝国崛起的那一天。

欧比旺不曾告诉她,天行者变成了达斯·维达。

PS:冷星一夜梗自Rebels中改变了Zeb与Kallus的那一晚。



01

 帕德梅几乎是命令着R2冲进了霍斯星系的小行星带。

 飞船失控地穿梭在漂浮的冰核与陨石间,彗星明亮的尾迹不时恐怖地贴近,滑过舷窗时刺目地照亮了驾驶室。

 该死,杭多·奥纳卡不是向义军联盟保证过霍斯星系毫无危险的吗?!“没有一艘帝国飞船会想来试试小行星群的威力。”霍斯新基地勘察行动之前,昔日的海盗头子挺起胸膛摇晃着食指,胸前落魄的飞行员夹克口袋裂开了一半。帕德梅决定一回奥德兰就把这家伙扔出义军的指挥大厅。

 但现在有个更紧要的问题,一架TIE高级x1星级战斗机正咬着飞船的轨迹不放,跟着她直直撞进了小行星群。

 她实在想不通哪个帝国飞行员会在没有航母和巡洋舰的情况下,大老远的开着一路尖叫的TIE机正巧追到霍斯星系;她更想不通为什么这架TIE机到现在为止都没朝着她开火。

 “……听起来像是安纳金会干出来的蠢事。”帕德梅不解地紧盯着机尾监控屏中不紧不慢跟着她的帝国战机,TIE机的轮廓在深空中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晦暗的眼睛。

R2发出意义不明的哔哔声。机器人转动着它细长的接入臂,将飞船小心调整了爬升的角度,以避让左舷外的一块大得惊人的陨石。

 “谢谢提醒,”帕德梅叹了口气,她多少能听懂一点这个脾气古怪的小机器人的叨咕了,“…我当然知道他已经不在了。”

 宇航技工机器人偏着那只黑色的雷达眼看了看她,呜呜的叫了两声。

 帕德梅将手放在R2圆形的顶盖的上。

 “我很抱歉没法像他一样听懂你说的每句话,”她轻声说,“但我们有使命,R2。我相信你能帮我们逃离那架帝国战斗机。”

 小机器人吹出轻快的口哨声,她猜那是个完成任务的保证,但也许还包含一两句表示卢克也能听懂它的二进制语言的絮絮叨叨。

 她想起那场隐秘而仓皇的逃亡,她想起被欧比旺带走的金发小男孩和被贝尔抱在怀里的白裙小女孩,帕德梅嘴角牵出一个温柔而无奈的笑。

 “…是啊,我也想他们。”

 曾经立于共和国议席与各星代表据理力争的纳布议员再一次望向舷窗外的深空,眼角余光瞥过监控屏,身后的敌机依然紧追不舍。

 

 

 

02

他们飞进小行星群深处的时候,R2的运行器几乎被滚过的数据流烧了起来。

 前方有左右两块陨星迫近。

 宇航技工机器人发出一连串短促而尖利的口哨声,帕德梅立刻接管了控制台,方向操控器被惯性绞向一边,船体剧烈震动了一下,她被甩向舱壁,船舱内的照明设备在冒出的电火花中熄灭了。

 小机器人紧急呼叫医疗机器人前往驾驶舱,应急灯光惨淡的闪烁两下,随机宣告罢工。R2圆形的雷达眼转向窗外,看见一片折断的机翼从船身脱落下来,以一种扭曲的姿态飘向太空。

 飞船主机输入机器人接入臂的数据流停顿了几毫秒,所有的引擎读数突然消失,应力读数陡然增大。

 他们被霍斯的引力井捕获了。

 试图修复应急系统无果的技工机器人收回了接入臂,在唤醒昏迷的帕德梅与修复飞船外壁的损伤之间犹豫不决。

 飞船每一秒都在冲向小行星带内环的冰冻星球。

R2转过雷达眼看着因舱内灯光熄灭而清晰起来的舷窗。绿色的能束无声地击中了不断逼近的陨星,寂静的爆炸光团一次又一次地照亮了黑暗中的驾驶舱。

TIE高级x1星际战斗机为他们扫清了道路。

 

 

 

03

寒冷。

 她在那团无状的黑暗里感受着她不曾真正熟悉的寒意。

 纳布的春天总是很温暖,她意识模糊地想着,湖边有小屋,屋外的码头上系着一只小船。帕德梅微微皱着眉,试图回忆起那片山坡上春日初开花朵的颜色,她记起花瓣丝绒一般轻柔的触感,花瓣柔软,冰凉。一只手动作轻缓地滑过她裸露的颈侧,他吻着她颤动的指尖。

 帕德梅。孩子拉着她的手,头发上沾了一点儿被风扬起的沙子。你是天使吗?

 熔岩滚落的热度。她无力地望着他淡蓝色的眼中燃起一团金色的火焰。

 金属般粗重的呼吸声。

 别听从黑暗面的呼唤…安纳金。

 安纳金,求求你。

 她听见冰层下悠远浓重的断裂声。帕德梅的眼睫动了动,一两片雪粒吹落在她眼角,她闭着眼挣了挣,脸侧带着凉意的触感骤然消失了。她听见从她身边稍稍退远的脚步声,和R2标志性尖利的口哨声。

 帕德梅睁开眼,看着小机器人顶着一小层还未融化的薄冰急切地挤到她旁边,圆圆的雷达眼不安地转动。

 “我很好。”她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神情安抚R2。小机器人后退一点留给她慢慢坐起来的空间。帕德梅撑着地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蜷缩的冰面上铺着一层从飞船上拆下来的板壳。她直起身,一条宽大的黑披风从她肩头滑落在地上。

 “你做的吗?”她朝着小机器人眨了眨眼睛,而后者急促地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口哨声。帕德梅抬起头,终于注意到沉默地站在数米外的高大身影,和那个身影所发出的怪异而沉重的呼吸声——如果那也算呼吸声的话。

 她反应很快。帕德梅几乎立刻用左手扶着R2站起来,右手探向外衣内侧的腰际拔出便携式爆能枪指向那人造型怪异的头盔——感谢原力,她的枪还在。

 “站在那儿别动,”她后退了一步,枪口一点儿没偏离目标,调整至击杀档,手动瞄准——她已经很熟悉爆能枪的使用方法,“放下武器——呃,你的光剑。”

 帕德梅瞪着这家伙别在腰间的剑柄。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认错光剑的——她还亲手摸过一把呢。

 “一个西斯,是吗?”她惊讶于自己声音中透露的平稳与冷静。她清楚这些西斯的能力。至少在面对一个西斯的时候,她拿不拿爆能枪似乎都没什么区别。帕德梅的呼吸稍微急促了一些。

 说真的她只是好奇这家伙为什么追踪了她一路,却到现在还不伸出手凭空锁喉杀了她。

 帕德梅瞪着那家伙。他——或者是它——很高,她能区分清那些包裹住他修长四肢的黑色布料,她几乎得仰视着那顶造型古怪的头盔,大致分辨出那两个正对着她凸起的圆形应该是眼睛的位置。她在义军指挥部见到过法昆向情报部门汇报的帝国裁判官全系投影,这种奇特的黑色头盔显然不是裁判官的标配,而头盔上的口栅也明显不是什么方便佩戴者进食的设计产物。她打量着这家伙胸前的控制面板,任凭那种粗重的喘息声带着扩音后所特有的电子音效碰撞着她的耳膜,忽然觉得帝国有种诡异的黑色幽默感。

 “某种新型号的机器人?”帕德梅转头向R2求证,小机器人在用她基本听不懂的二进制语言朝着对面的陌生人大声尖叫着什么。她凭经验推测R2的语言大概有些过分粗鲁了。

 要是阿索卡在就好了。她想,随机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不管阿索卡·塔诺现在在银河系的什么地方,她都希望安纳金曾经的学徒学会隐藏,永远别像那些逃出来的绝地大师们一样去挑战一个西斯。

 “你是谁。”

 帕德梅抬起头看着黑衣人。这个问句仿佛是只是一句错位的陈述,透着金属质感的人造音色里听不出一点起伏。帕德梅猜想它的电子眼正停在金属眼眶里,用一种毫无感情的视线扫描自己。

 “一场坠机事故的生还者。”她干脆利落地说,她猜想这个杀手机器人是不是坏掉了,毕竟帝国的新型号总是有一些毛病。她半蹲下来凑近R2,“你能重新编程它吗?”她压低声音问小机器人,“我们得想办法修好飞船离开这儿。”

 宇航技工机器人发出一串急促短利的哨声,帕德梅只断断续续分辨出“飞船”和“彻底损毁”几个词。另一些句子也许是在描述黑衣人,但她没有什么兴趣去深究了。

 无论如何,义军联盟必须及时知道,霍斯星系不适宜做基地。

 但R2不肯动,半圆形的脑袋紧张的转动着。帕德梅疑惑地看着仿佛尽力在表达什么的小机器人,直到那个疑似坏掉的高大机器人报出她的名字。

 “帕德梅。”

 人造声音混杂着浑浊的呼吸声,缓慢而干涩,僵硬的金属声线带着一丝不稳的颤抖。

 帕德梅抬高了手腕,爆能枪枪口瞄准的地方从黑衣人的头部移到了胸口。她戒备地盯着他。

 这当然不是什么机器人。帝国的杀手机器人会在报出她名字的前一秒杀了她。

 “很高兴你终于发现了一个逃亡的共和国前议员。”帕德梅回应他,棕色的眼睛里只剩下平静,曾经据理力争辩倒半个参议院的声音显得毫不恐惧,“做你该做的事吧。帝国走狗。”

 黑衣的人沉默了很久。她看见他的手滑向腰侧的光剑,被黑色手套包裹的手指不确定地颤动着,指尖碰到光剑柄的一瞬,却又像触电般的立刻缩回,然后带着一丝僵硬缓缓垂下。

 帕德梅顺着他的头盔目镜注视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了那条几分钟前被她扔在地上的披风。

 “维达。”他似乎终于恢复了那种毫无波澜的冷漠声色,“达斯·维达。”


评论(3)

热度(31)